相公痴

欢迎来到向小姐的原野。
相公痴,笔名又为向小姐,黑血。
高中三年苦读书,金榜无名誓不归。
对过去的一切说再见。
对愧疚的一切说抱歉。
I AM ALIVE.

罗斐亚塔

罗斐亚塔
By相公痴
//
当漫天流丽的烈火如骤雨般涌向荒原时,与罗斐亚塔文明共度过四十六兆年的冰雪开始融化,见证宇宙苍老的星球终于将迎来永恒的灭亡。在面朝炮弹的一隅,一位母亲正抚摸着男孩的头。
“别怕,这是流星雨。闭上眼睛许个愿吧,等你睁开眼,愿望就会实现。”
男孩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许了一个有关于明天的愿。
夜色将尽,仿若黎明般的光芒到来之际,这个依旧保持着沉默的罗斐亚塔星球上,没有一个人祈求上天保佑。

从北京到上海的高铁上,从薄暮冥冥的十九点到窗外漆黑一片的二十三点,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起初拍摄两张窗外的云翳,都很美,而且在车内灯光的映照下,竟宛如在鲜艳的白昼。而到了半夜,一道道由暖橘黄色灯光所引领的寂寞的公路,像无数条盘旋飞舞的璀璨星河,在饕餮般的夜色里守望下一客路过。我拿手机拍摄,在摄像头里,满窗的星河成了跳跃的音符,比魔术棒的轨迹还要神秘莫测,得到的照片,不过是海一样的深奥中,夹杂着几朵不甘落寞的浪花。

LOSANNA

LOSANNA

by相公痴

//

当LOSANNA看见那个男人趁酒醉把粗糙的手拍在旁边女人白花花的大腿上,露出暗黄色与酡红色的大笑时,她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有些地方不应该让小孩进来。

LOSANNA坐在KTV包间沙发的角落里,已经吃了十三块巧克力,她今年还不到十三岁,有十三个小雀斑,她远处的桌子上有十三瓶空了的啤酒,地上还有十三瓶未开的。

她想起自己昨晚还在看的网络言情小说,又想起自己前天看的《物种起源》,思考着另一件事。

性起源于强暴还是爱?

她接着看向酒瓶中间的花瓶,花瓶上开着几枝花,花瓶旁边还有烟灰缸。瓶里花枝交错,缸中烟头纵横。

这个对仗是不错的。LOSANNA想。

这花叫什么名字?LOSANNA想。

古代的文人都要一种花作他们自己的“情有独钟”,仿佛除了那一种花,就没别的可爱的花似的。

LOSANNA喜欢什么花?

喜欢卑微不起眼的花就比别人矮了一节,喜欢富丽堂皇的花就显得庸俗平凡,喜欢另类张扬的花却和很多同样渴望独树一帜的人不谋而合。

LOSANNA喜欢各种各样的花,没有最爱也没有独爱。

本来人多事,何故托花言?

这首歌的MV有被霜的枫叶的颜色,却在大屏幕上扭曲成一片片红蝴蝶,还有阳春白雪。

LOSANNA塞上耳机,以免歌词从大人嘴里唱出来就变了样。

她还不到年龄明白大人做事有时并不是为了他们所做的事。在她眼里,吃饭是吃饭,喝水是喝水。她不知道,握刀的人并不都是好心的面包师,他们切开面包也并不是为了放入一枚金币,甚至,他们放入的东西也不会送给每次都亲吻面包师的手表示感谢的小姑娘。

LOSANNA从小就生活在西方的寓言、童话、神话与东方的故事、历史、传说里,她认为西湖就是神龙与凤凰日夜琢磨洗涤出来的明珠,从王母娘娘贪婪的王座上掉进人间;用红纸包住铜钱,放在枕头旁边,就能抵挡那个黑身白手爱吃小孩子的年;潘多拉魔盒里还有一个没放出来的小精灵名为希望,和原本无辜却被天神赋予一切美好的罪魁祸首共同葬入故事角落;被砍掉的穿着红舞鞋的双脚会在路上大跳洒血舞,好像现在人们常常看见的洒水车一样。

她也想起自己放暑假前和同学一起绕过的小巷子,左边是不孕不育,右边是无痛人流,好宽阔。

LOSANNA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诺亚的眼神真的这么好吗?他可以准确无误地挑出雄苍蝇与雌苍蝇?诺亚方舟里有没有过一对同性恋人?

好吧,这是三个。

LOSANNA的名字是洛杉娜。

洛杉娜的思绪重新回到那部言情小说上,想着那个除了英俊一无是处的男总裁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和那个除了单纯一无是处的女秘书结婚。

她要到好久以后才明白,并不是所有强暴都能被命名为霸道总裁爱上谁,也并非所有强暴过女人的男人都是总裁。

那些男人多半一无所有,他们用一无所有的双手脱掉了女人一生仅一次的未来。

也许很久以前,女人还把这种行为,定义为爱。

和失皖讨论了半天关于国家拟人的问题。

到底会不会厌倦生命,之类的……

失皖说得很对,用十六年的阅历来揣度上千年的人生,的确太幼稚了。

但我还是向往着。

有那么一天,我能见到龙安。

我要亲口问他,五千年来从未疲惫的理由。

“你看,那片青山上埋葬了无数牺牲在战争中的英雄。”

他停顿片刻,又说:“而那片青山在我身上。”

原创国拟《一念千秋·非仙》最终版歌词

一念千秋·非仙

词/相公痴

原创国拟《一念千秋》初代曲

//

主歌:

南风将春花投入石碗

点起一阵波澜

像轻舟悠悠悬起白帆

掠过猛浪急湍

彤车乘骏马垂衣河山

璇玑玉衡轮转

日月耀千川复又黯淡

宫阙几度残垣

/

盏盏茶色吐纳乾坤

瓣瓣花香皆喻浮沉

画卷里江山一寸

汗青中白骨无坟

/

副歌:

史书寂寥的字句

不过只言片语 似是梦痕风迹

却藏了多少彻骨的寒雨

爱恨不过是伏笔

纵然夜风吹去 却向谁问无稽

应算是浩劫亦或是劫余

/

主歌:

夜阑处尚有烛火摇晃

刻画山河无疆

倘若敢爱得轰烈浩荡

亦敢轻易遗忘

这一生怎只两字沧桑

仍是热血难凉

问君可见过红日负霜

正似如今模样

/

斑斑日影描摹史文

缕缕烟光牵扯疤痕

谁不知越尝越深

谁不知越爱越恨

/

副歌:

史书寂寥的字句

不过只言片语 似是梦痕风迹

却藏了多少彻骨的寒雨

爱恨不过是伏笔

纵然夜风吹去 却向谁问无稽

应算是浩劫亦或是劫余

/

若让局外人挥笔

也仅二字宿敌 竟是字字珠玑

世人早为你我想好名义

爱恨不过是伏笔……

//

原创国拟《一念千秋之非仙》片段

/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在华盛顿一栋树林环绕的偌大的别墅里,美利坚·约书亚先生召开了第四十次国家化身聚会。

每到国家化身聚会的时候,来自世界各地的国家先生女士们都会暂时推开繁琐的事务,放下各种公文而露出背后的不老容颜,不论语言与种族,在一起谈笑风生。男士们个个仪表堂堂,各自散发着几百年或几千年沉淀下来的魅力;而女士们薄施粉黛,不同的地域和历史文化浑然成了她们独特的风情,或光鲜亮丽,或优雅大方,如同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光芒。

我协助美利坚·约书亚先生完成了一些聚会需要的工作之后,坐到门口的吧台边,拿着花名单查点注到人数。名单上欧美国家化身数量居多,而亚非拉国家化身数量少得可怜。大约五分钟后,名单上已经画满了圈,只有亚洲栏目第二行的国名后面空空荡荡。

我回头看一眼坐在红色L型转角皮质沙发上的美利坚·约书亚先生,他此时正拿着一杯不知名的深蓝色鸡尾酒,和法兰西·安珀尔小姐聊得正投机。

这时有一只手轻轻扣了扣吧台桌面,我以为是他终于来到,很快转过头,却看见意大利先生面带微笑坐在旁边,递给我一杯冰水。他穿着深蓝色翡冷翠风格西装,简单干净,而衬衫和领结则是暖色调的花色。

“这次又是你负责注到啊,日本。”意大利单手撑着下巴,深咖啡色的短发打理得很随意,肤色较黑,但那双眼睛是十分清亮的浅蓝色。

我一边接过冰水,点头致谢,一边应答:“嗯,韩国总有别的事去做。”

不大会儿,就有几个欧洲女子笑盈盈地走过来,意大利先生便从容不迫地站起来,和她们很亲密地走了。

我没有喝冰水的习惯,再次转头环顾四周。英格兰·奈特先生和法兰西·夏尔先生坐在沙发上,两人都西装革履,礼貌微笑着对视。所有人都自动距离他们一米开外,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们正在发扬一千年来将英法两国紧紧拴在一起的传统——敌对。

不再直视满座西服洋装,我低下头继续看着花名单。从近代开始掀起的西方浪潮,随着硝烟炮火卷过全球。而今硝烟散去,炮火停息,总有一些东西无法抹消,渗进历史的缝隙里。

欧美栏目

美利坚合众国

男子:美利坚·约书亚·马修·亚历克斯·怀亚特·沙维尔·华盛顿O

女子:美利坚·零·音芬妮塔丝·华盛顿O

法兰西共和国

男子:法兰西·夏尔·戴高乐O

女子:法兰西·安珀尔·戴高乐O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男子:英格兰·奈特·诺尔曼及苏格兰·欧利法·斯图亚特O

女子:不列颠·洛丝玛丽·诺尔曼O

俄罗斯联邦

……

亚洲栏目

日本

男子:羽太舸逻O

中国

男子:龙潜渊

……

一道黑色的身影投在光滑的桌面上,我抬头,看见他穿着简朴大方的中山装,嘴唇微抿,剑眉中淡淡透出五千年来分毫不减的风范,眼尾上挑的狭长丹凤眼并无锐利锋芒,开合之间却仿佛有光辉乍现,暗金色的瞳仁像封存着岁月悠远。

我与他对视一瞬,恰如初见。

“中国先生,别来无恙。”

我一直特别喜欢这个路牌,也喜欢这三个名字。
清风玉月无终。
左手绕着清风,右手捧着玉月,前路无终。

原创国拟《一念千秋》概念

原创国拟《一念千秋》概念

by相公痴

//

内容

众生求渡,而你非仙。

以中国和日本自古至今的故事为主,前两篇《非仙》《而你》从日本视角出发,后两篇《求渡》《众生》则以中国视角出发。

《一念千秋》最初公布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经历几番修改,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定型。同年八月一日,笔者准备彻彻底底地修改一次,不再拘泥于中日两国的故事,而是塑造出两国四个化身的形象。

//

基础设定

中国男子化身:

姓名:龙安,字潜渊。上古时期为姬姓,后来改龙姓。

年龄:5000岁左右,外貌28岁。

身高:180cm

外貌:剑眉,丹凤眼,瞳仁为暗金色。短发,平头。古代留长发,剪辫子后一直保持平头,一九七六年后开始梳二八分斜背头,二零一三年后重新剪平头。古代朝服是由当朝皇帝决定,民国穿长袍马褂或中山装,现代工作场合穿西装,如有特殊需要也会穿唐装,有时穿汉服。貌似不会搭配衣着,全凭女子化身打理。家里没有任何饰品,对手串之类的都没有兴趣,因为古代玩腻了。

性格:身为泱泱五千年大国,自要集古今明德之大成,以竹梅为骨,菊兰为神。潇洒淡泊时,一蓑烟雨任平生;大喜大悲时,亦道天凉好个秋。终归宠辱不惊,闲观人间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望天上云卷云舒。不过繁华一场。

/

中国女子化身:

姓名:华仪方,字玉魂。上古时期为姬姓,后来改华姓。

年龄:5000岁左右,外貌26岁。

身高:170cm

外貌:较小而浓的蛾翅眉,丹凤眼,瞳仁为纯黑色,边缘泛棕褐色。长发,总高高地盘起来,看上去很干练,一丝不苟。民国时期,头发曾自己剪至齐耳,因为龙安阻拦不及时,背后留了一段长至齐腰的头发,自己戏称为“凤尾”。后来留长发,工作时多盘高,闲暇时扎马尾或编花辫儿。虽然是女子,但很健壮,有明显的马甲线。古代朝服一般由当朝皇后服饰进行更改,既要仪态万方,又不能显得繁琐。民国后多穿旗袍,现代花样百出。

性格:历史的长河与时间的风沙没有摧残她分毫,反而使她愈发坚韧、高雅。把五千年来所有描写佳人秀外慧中、蕙质兰心的诗词歌赋用到她身上,皆不为过。但已经没有人会从“女性”的角度赞颂她,她的气质与神韵如同史册,从容娴雅,不卑不亢,厚积而薄发。一纸难尽。

/

日本男子化身:

姓名:羽太舸逻(はたから,hata kara)

年龄:2000岁左右,外貌25岁。

身高:176cm

外貌:细眉,桃花眼,瞳仁为偏深的原木色。留着过耳的短发,染成咖啡色,稍稍带点凌乱的感觉,和一些动漫里的男子发型相似。服装演变基本与中国一致,开化后选择背头,到动漫文化风靡全国后,发型完全按照动漫美少年的样子设计。工作场合穿西装或和服,私下自己搭配。

性格:看上去温文儒雅,人畜无害,甚至隐隐有一种“大隐于市”的感觉。不见得文化底蕴多么强大,但极细腻,无论什么东西到他手里总能变得很精巧。完全的利益主义者,眼里只有自己。极其要面子,就算掉海了也要以最优雅的姿态游上救生艇。极端。在战争中可以道德沦丧,甚至六个星期纵容两万宗强暴案,而战争后又成了一个谦谦君子。有足够强大的野心,却没有相应的眼光、心胸与责任感。

/

日本女子化身:

姓名:羽太錯乱(はたさくらん,hata sakurann)

年龄:2000岁左右,外貌22岁。

身高:165cm

外貌:淡淡的豆眉,吊梢眼,瞳仁为樱花粉到血红色的渐变色。长发过腰,工作时盘得很低,显得很温婉,穿和服的时候会梳成伊达兵库。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留过姬发式。服装几乎不怎么变化,至今也习惯且喜欢穿和服。

性格:是不是大和抚子我不知道,反正她能把游街斩首走成花魁道中。

//

关于日本化身的姓名

男子名

这方面的事情我首先询问了教我日语的师父,师父知道我喜欢中日cp,所以给我推荐的姓氏是来自于大陆的羽太、波多、八田、幡多、博多。我很喜欢“羽”这个字,于是就选了羽太。

之后师父又给我推荐了“から”,因为其读音“kara”为“唐”的训读,而这个训读本来是上古汉语的“夏”,其寓意深长。

因此,其名决定为羽太から,hata kara。

紧接着,师父告诉我,“はたから”意为织夏,羽太为织,から为夏。

日语中的“机”读“hata”,古“pata”,是一个十分古老的借词,又和藏语“哈达”、汉语“织”同源。

因此,羽太から有了一个相当文艺的小名:“织夏”。

然后我就开始思考から的中文译名。

师父给我提供的是“加乐”“可乐”“柯良”“甲良”,每一个拿出去都是很好的名字,但我总觉得不符合我心中的日本的形象。于是,师父干脆把か和ら的音译词全都给我摆出来,让我自己选。

か:加、架、贺、迦、嘉、可、何、河、哥、珂、柯、诃、舸、歌、轲、甲、汗、箇、介。

ら:良、浪、罗、逻、啰、攞、乐。

我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最终决定为“舸逻”。

“舸”意为船,让人联想到百舸争流;“逻”意为巡逻,合在一起是乘舟巡视的意思,感觉很有气势。

中日拟人cp正好叫“安歌”(谐音“安舸”),国泰民安,歌舞升平,不正是表达了我们对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追求吗?

/

女子名

当我开始思考女子名的时候,师父已经睡了。

于是我打算用电影《樱花乱》(广泛称为《恶女花魁》)的日文原名,《さくらん》。

さくら是樱花的意思,但是加上ん之后我就不明白意思了。没办法,立刻下载了翻译软件,翻译结果是“錯乱”。

恍然大悟,原来《樱花乱》的翻译这么有韵味啊,画面感和表现力都很强,可以说是信达雅了。

但是我真的要用“錯乱”做女孩子的名字吗?

陷入沉思。

其实在我心里,日本女子化身应该和《樱花乱》中的日暮花魁很像,“假装煞有介事,其实什么都不是,那是形式,我不做那些无用功。等到确有其事了,反而若无其事,那叫做风格”。

就是那种狂气又美艳的花魁,特立独行的实干家,却也是沐浴樱花的大和抚子,婉兮清扬。

所以就决定名为羽太錯乱了!但昵称的话还是称为Sakurann比较好。

//

《一念千秋》的前世今生

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写《一念千秋》系列的打算,甚至没有过原创国拟的打算,只写过一篇同人文《非仙》,并有出一个同人曲的打算。约定了曲师、画师、调校师,但至今仍未完成。

有一天,风鸣社社长找到了我,邀我参加一个曲目投稿比赛。我一听又可以出曲子了,十分高兴,并一口气接了全部五首企划。其中一首古风电子曲,我写的是中日拟人cp的故事,但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歌词很让我失望。后来,我把未删减版发到了LOFTER上,其中有一句歌词为“众生求渡,而你非仙”。

我突然想写一个系列。

于是断断续续地写了《而你》和《求渡》,正打算开工《众生》,有一个在同人圈的人跟我说,我的同人文是披着同人皮的原创。我灵机一动,直接写原创国拟不就好了?

于是折腾来折腾去,走了不少弯路,最终决定来一次彻改。

//

作品发布时间【旧版】:

《非仙》初版发布于2017.9.09

《非仙》终版发布于2018.6.03

《而你》初版发布于2018.4.20

《而你》终版发布于2018.6.03

《求渡》初版发布于2018.5.02

《求渡》终版发布于2018.6.03

《众生》发布于2018.6.09

《一念千秋(歌词)》发布于2018.4.22

《说明》发布于2018.6.03

《后记》发布于2018.6.08

//

旧版中日人设

中国:姓氏随朝代而变化。

原姓名:王安、王青鸾

废弃原因:夏安、商安、唐安、宋安、明安、清安……都是很好听的名字。但是春秋安、战国安、五代十国安……还是算了吧。不过春秋青鸾、战国青鸾……一下子就有种风云变幻的感觉。

日本:疯狂迷恋中国的病娇。

废弃原因:日本在意的是世界霸主的地位,而不是某个人。

精神病院在县城里最边缘的贫民窟旁边,牌坊上写的是心理医院。
里面有精神科,也有心理咨询室。很小。我才迈了几步,已然从走廊的一个尽头走到另一个尽头。
小小的地方就是门诊楼,再往后是心理病房,最后是精神病房。
我只看见两个穿白大褂的,一个是拘束在小小的服务台里的姐姐,另一个是精神病房的阿姨。她们没有表情,也不说话。
临走时我看见一个男病人不穿上衣,大腹便便,一边哭一边从精神病房走出来。接着走出一个跛足的老婆婆。紧接着,传来一声砸破花盆的声音。
我简单拍了心理咨询室的照片。心理咨询室没有窗户和灯,一排木架上摆满了玩具。